讲故事阿浅

在那片温柔里无限沉沦

【忧国】(福莫)灵魂相认

阅前提示:

☆时间背景设定是跳桥后,两人陷入昏迷状态的那段时间。

☆全部都是心理部分所以有意识流倾向,分成两个部分,分别是威廉和夏洛克处于昏迷状态时的脑内想法。

☆这些心理都是我想出来的,可能不太准确但是我尽力了……


文|阿浅


……❃part A❃……


我好像知道我在哪里。

但又好像不知道。


我承认这件事情是我做错在先。

是我任性跳下的桥,但我完全没想到他会跟着我跳下来;是我把时间算计的刚刚好,让他成为来结束这件事的人,但我没想到他会抛弃我的苦心和他所谓光明的名声,飞身下来救我;也是我对他做了完整的侧写,认为我们之间的情谊与他追求的谜题相比还不甚重要,但我没想到他对待这个谜,并不是以侦探而是以朋友的身份。


微弱的光感让我感受到周身刺眼的白光,我看不见其他任何东西,只知道我肯定不是在家里。大脑从未如此混沌过,虽然全力思考竭尽脑力,但还是没有理清我现在的处境,我想如果是从前的我一定早就想好对策了。


但我清醒的思维似乎随着我的任性一起消失了。


身体在痛,是撕心裂肺的,不如往至所受伤的痛。或许我的身体已经到达忍耐的极限了。

现在我没有办法睁开眼睛。我一直在想,那种刺眼的白光会是哪里发出的?


听着有些迟钝,我只听见耳边有水被搅动发出的声音,剩下的便是好像传出于大脑内的嗡嗡不绝震耳欲聋的吵闹声。


我每次动手的时候都会跟对方说“请你先在地狱等我”,看来这次我是真的到达地狱了。身边刺目的白光忽然消失了,难道这个世界依旧是黑暗的吗?

还是我已经到达地狱,与那群恶魔为伍了?


脑内再次浮现出那一次次循环无止的罪行,我一次又一次的被这种痛苦感抛入纠结的深渊。

这就是回马灯吗?


最后一幕是站在塔桥上的夏洛克,他正在用一种我无法解释的神情凝视着我。无数次无数次的脑内预演都无法演绎出现在的情境。我意识到我做出了侧写,出现了一个偏误。


不仅偏误,还错得离谱。


尽管在落下去以前,我对他做出了一个可以活着赎罪的承诺。但他下坠的过程中,我并不相信命运这根绵缠延续的线会把我引导向那种可能。


我甚至犯下了一桩更大的罪恶,让我亲手塑造出的这个照亮黑暗的侦探先生与我这个巨恶一同坠向死亡。


这个傻瓜。

这个傻瓜!


明明有家人、朋友和广大的市民们在等待他除掉犯罪卿这个社会的毒瘤,如英雄般凯旋而归,他还是这样冲动行事。


我最终闭上了眼睛,接受了作弄人的命运的安排。


再一次获得知觉就已经是几个月后的事情了,这次我获得了行动的能力。我拆开了缠住额顶的绷带,想知道自己倒底身处何地。

我认识外面这座年轻的城市,这里曾经也有我发展势力的痕迹。但我迷茫着自己为何来到这里。


还有一个问题,夏洛克在哪里?


我听见了背后有人靠近的声音。我不需要其他也能明白他是谁。

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他,在接触水面前几秒,我脑海里盘旋念头是什么。


“救我,夏洛克。”

虽然我没有告诉他,但是他做到了。


那么他还能再救我一次吗?犯罪卿这个称号已经是过去式了的,接下来——我要崭新地活着。

跟他一起。


……❃part B❃……


谁能告诉我我现在的处境是什么?


在昏睡的时候,我挣扎了很久,我的身体因为那害人又任性的一次坠河疼痛不止,早已超出了我忍受力的极限;可我一向引以为傲的坚韧意志让我活了下来,并挺到醒来的那一天。


我相信没有人会希望我失去,我也不舍得抛弃这个世界,包括我的家人、朋友、对手,特别是那个让我选择跃下塔桥去救的“犯罪卿”先生。


我是活下来了,但他呢?

他跟我承诺过他愿意活着赎罪的。


必须承认的一点是,我的推理从头到尾都被他牵制着,我只会被动的接受谜题,而不会设计另一个谜题来迷惑他。

很遗憾,一直到最后我才认识了他的目的并非是纯粹的“恶”,而是被犯罪外衣包裹的“善”。


他用他一个人的罪恶的实现别人的幸福。在消灭了所有“恶”,证明他可以伤害任何一个他想杀死的人之后,他选择抹杀掉由他来扮演的这个社会的毒瘤,犯罪的终点“犯罪卿”。


这个世界亏欠了他太多。


我想没有人会以为这是坏事,如果是在实现他犯罪卿的目的这一观点上的话。

可站在我的立场,来把他当做一个亦敌亦友的对手来看时,他的死亡无疑会是一场无法挽回的悲剧。


我要救他,我要救他离开这片苦海。


感谢比利,他没有置我们于不顾,而是救我们于死地。尽管我费心让所有的伤痛让我一个人来承担,廉的伤势还是很严重。


准确来说,因为他脆弱的求生意愿,他的恢复也非常缓慢,在我已经开启的全新的生活的时候,他还是那个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病人。


那天下午,那个让我铭记一生的下午,我回到廉的病房的时候,看见窗上只有杂乱的被褥和被拆下的绷带,我意识到我期待了几个月的惊喜到来了。


他独自坐在天台上,背影留给我一种落寞孤寂的印象。我蹑手蹑脚上前坐到他的身边。


世界亏欠的,都让我来还给他。

和我一起以崭新的面貌活下去吧,廉。


The end.


————☆分割线☆————


我一直在想威廉睡着的那几个月他脑子里都在想什么,我想他一定回忆起了往事来坚定他活下去的信念,因为从那样的情况中醒来需要很坚强的意志。


威廉的部分和夏洛克的部分中有相呼应的地方,算是我起的这个标题的灵感。

这篇也可以算是对接下来的连载《偿还》的一个预告?以崭新的面貌活着,或许可以意味着威廉接受了夏洛克的助手请求。


《偿还》应该在我暑假的时候会连载起来,但具体能写多少我觉得我拿不准()有兴趣的话可以先到那个合集里看一下我发的合集说明。


要返校了三月为期就等我期末考考完再回来填坑吧……

(咕咕咕!)

希望你们能喜欢这篇文章。


LOFTER:@讲故事阿浅

weibo:@讲故事阿浅

评论 ( 4 )
热度 ( 117 )
  1. 共1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讲故事阿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