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故事阿浅

在那片温柔里无限沉沦

【诡秘】【沙雕向】某位记者如是说

阅前提示:

写的是一位幸运的咸鱼女士的学生接到任务上源堡做了一些真神旧日级采访的东西,采访顺序是女神、风暴老鸽、罗塞尔。

(要是你们喜欢看我下次还可以写小蛇等人的采访记,可是这样的稀碎东西应该没什么人爱看吧)



我是知名作家佛尔思·沃尔——的学生,老师上次参加聚会接到了一个无法拒绝的委托,但是老师一直都是一个很懒的人,于是最后的最后她把这个任务非常“信任”地交给我了。

凭着我对老师的了解,她绝对是因为不想动笔才这么做的!


抱怨归抱怨,老师的话我还是得听的,所以我很乖巧地在老师说好的地方等接头的人。


哦,忘了说了,这个任务是采访,一会接头人会带我去见几位大人物,让我按着采访单去采访他们。

我很乐意去见大人物,但是这个任务真的好神秘。


等一下,老师作为学徒途径的高序列者怎么会不得已接下这个任务?她不是可以开门逃跑吗?

我意识到事情不对已经晚了,因为接头人拍了拍我的肩,对上了暗号。


我想仔细看看委托人是谁。

原来是格尔曼·斯帕罗啊。

等下,格尔曼·斯帕罗?老师怎么会招惹到这样的存在?我记得上次看到他的悬赏是五十万还收多少来着……


有生之年我居然能看到这么多钱!

身为一个喝药穷三代的非凡者,我账户上的金镑从来没有超过四位数,我想我看格尔曼的眼神一定充满了对金钱的渴望,不然他不会用审视商品的目光来打量我。


“读这段尊名。”言简意赅,不愧是疯狂冒险家!


我低头看了看,这是用古赫密斯语写的一段三段式尊名,指向不明,意味不明。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

你是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

你是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格尔曼瞥了我一眼,轻描淡写地补充:“后续我会给你提供相应的心理治疗。”


?心理治疗?

老师,你是不是信仰了奇怪的宗教?



读完尊名之后,趁着格尔曼去盥洗室的时间,我开始思考逃脱,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我一定被某位隐秘存在投下了注视。


身为一个资历很浅的非凡者,我表示非常恐惧。

一片红光遮住了我的视线,视线正常之后,我看到了青铜长桌以及坐在最上首的那位被灰雾笼罩的存在,应该就是刚刚尊名的指向。


“你可以称呼我‘愚者’先生。”

“今天的任务难为你了。”


好威严好可怕,这是格尔曼的信仰吗?


“有几位存在陆续会过来,你在这里稍等片刻。”

“愚者”先生轻叩桌面,告诉我。


我要是知道绝对不会接这个任务!


好在“愚者”先生交代完就离开了,我不用一直跟这位隐秘存在在一起。

但是这里没有“愚者”先生似乎更可怕了!


一位穿着黑色纱裙的女性,默默地在我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我的视线被灰雾遮挡,所以看不清她的容貌,只知道有人来到。


“您好,怎么称呼?”

“你在记录单上写旧日遗民就好。”那位女性的声音很温和。


“第一个问题,您怎么看待这里的主人?”我胆战心惊地按着采访单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一个容易产生歧义的问题。不过我大概清楚诡秘的意思,那我就直接讲吧。我帮助过很多人,帮助他应该是我最正确的决定……诡秘是一个懂得知恩图报的人。”

“一开始确实有身为同类惺惺相惜的原因,但后来诡秘的成长超出了我的预料……”

那位女士略加思索,给出了这些答案。


“好的,下一个问题,您有想对他说的话吗?”

我接着读稿子,因为恐惧业已经完全填充了我的大脑,让我无法思考。


“有意思的问题。真的要说的话,我只能叮嘱他几句,但照他现在的层次,应该不需要我多讲了。”

那位女士轻笑。


“最后一个问题,您眼里看来,您和他的相处关系是怎样的?”

“有点像合作者,又有他乡遇故知的感觉。诡秘有时候也会超出我的预料……总体而言,我们是互相帮助的关系。”


“谢谢您的回答。”我刚说完,对面就已经离开了这里,就像她从来没有来过。



第二个来访者有几个很明显的特征,水草一样的海蓝色头发,还有一股风暴即将来临的海腥味,我猜测这是一个“水手”途径的高位者。


“谢谢您的到来。”

“怎么称呼?”

我开口问道。


“我叫列……算了我不说了,免得你像某位一样有事没事喊我名字……要不是看在祂的面子上,我才不会来这种屑的地盘!”对面一开口就暴露了他暴躁的性格。


“第一个问题,您怎么看待这里的主人?”

我再次变成了机械的念稿机器。


“怎么看他?笑死了,他难道还不知道我怎么看他的?一天到晚就知道列奥德罗,他是闲得慌还是苟得狂?他们就喜欢仗着自己密偶多分身多小命多这个能力,只要作不死就往死里作,这样的人居然能活到现在……”对面颇有感触地喋喋不休。


“您似乎很有感触啊,有什么想跟他说的吗?”

“想跟他说的?当然有啊,不要有事没事喊我名字啦,我也是要休息的!他这种屑又没多少信徒,又怎么能理会我这种信徒很多的疾苦?我记得他上次还警告了一个半夜祈祷的信徒,我能不能也警告他一下,让他不要半夜喊我名字?”


这位先生很有故事啊……我若有所思地点头。

“最后的问题是,您怎么看待你们之间的关系?”


对面就像炸了毛一样:

“他还有脸问?知不知道我帮了他多少次?狂轰滥炸他的小镇也是要消耗的好吗?不要老是把我当做无限量爆刷的黑卡啊,他不是黑夜眷者吗,让他去找黑夜帮忙好不好啊?”

“我就是太惯着他了,以至于他晋升时找不魔药材料,居然祈祷到我这里来。呵呵,黑夜女神的信徒到我的教会祈祷,我只给了他一闪电很仁慈了!”

“他居然还顺走了我的一位枢机主教!”


呃,我想对面的位格可能比我想象的还要高……我擦擦头顶的汗,脑内冒出一个念头:

“愚者”先生恐怖如斯!



下一位是一位穿着皇帝服装的先生,不过我很确定这不是鲁恩的皇帝。

嗯,有点懒散与浪荡的感觉……


“您好先生,怎么称呼?”

“哈哈,你可以写黄涛,我相信你这份采访是给老周看的,他一定看得懂。”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自由散漫……我匆匆记下。


“第一个问题,您怎么看待这里的主人?”

“你说这个我可就来劲了啊,同为时代的主角,我当然是把他当好兄弟看的啊!可惜他们苟三家就喜欢整点有的没的,要不是把他当我兄弟,我见一个杀一个!”

“真想念肥宅快乐水和方便面的味道啊……”


我听不懂这位先生在说什么,于是我请他自己写下来,看到他写下的那堆奇怪的符号,我忽然开始怀疑跟我聊天的到底是人还是什么非凡生物。

所幸他说的是古赫密斯语,看上去也听得懂我说的话。


“有什么想对他说的吗?”

“当然有啦!周明瑞你这个家伙,等我发明出电来你一定要抓台游戏机出来陪我啊!要是可以的话再让我们吃点曾经的怀念,啤酒可乐薯片必须整一波啊!”

“让我给你介绍对象怎么样?”

“一定要记住啊,不要变得跟查拉图那家伙一样神神道道!不然我给你再复刻一记黄涛刺猹!”


好复杂,这难道是什么高级的神秘学知识吗?这种层次的交流是我能听的吗?


“最后,您是怎么看待您和他的关系的?”

“当然是好兄弟!不然我能帮他干掉查拉图?”

“不能利用这个来薅我羊毛啊,神不能,至少不应该……”

他匆匆结束了谈话,离开前补了一句:

“嘿嘿,我要去看贝贝了,我有女儿,你有吗?单身狗真可怜啊……”


嗯,我听不懂,但大受震撼。



任务结束之前,还有一位不是采访对象的女士来给我提供治疗让我忘了今天的采访。

谢谢,没这个的话我早失控了。


我再也不接老师给的,不清不楚的任务了!


————☆分割线☆————


风暴老鸽在线吐真笑死了(

这篇写的很轻松,也写的很快,不过诡秘后期你们也知道的,有些情节bug我没法处理了,只能在尊重原作的基础上来,解释不了就跳了……


要是有机会下次想写小蛇或者是“正义”小姐他们的访谈记

喜欢的话就给个红心蓝手吧——


LOFTER:@讲故事阿浅

weibo:@讲故事阿浅

评论 ( 9 )
热度 ( 133 )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讲故事阿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