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故事阿浅

在那片温柔里无限沉沦

【知乎体】信徒喜欢搞怪怎么办?

文|阿浅

(是脑子一热搞的没脑玩意,有缘更新,想看请扣一)

(上面的是在看玩笑的,但是更新确实是随缘)

最近有个APP比较火,叫玄乎,听说是在棺材里仰卧起坐的罗塞尔大帝闲暇之余写的程序。


但是由于各种原因,目前只有圣者及以上才能在这个APP上参与话题,所以使用人数不多。


玄乎APP上有一个问题得到了很高的关注度。


问题:提问一下,各位已经成神了的,都是怎么管理自己家的信徒的?


底下票数第一高的是ID我是阿蒙的回答:

都没有管理的哦,因为我的信徒都是我自己,所以没什么好管理的,实在不行的话只能公投,反正他们怎么搞怪都伤不到我本体^_^

补一条:评论好几个问我...

2022-02-05

【诡秘】幸运海盗日记·二

西大陆愚者分会24h 【10:00】


幸运海盗日记



好吧,我看上去似乎确实很幸运,因为我今天又见到格尔曼了。


在这里警告所有风暴的信徒,不要靠近格尔曼!这个家伙他居然渎神!我眼睁睁地看着他,见他朝着天空大吼一个人名,然后周遭就落下了无数闪电。这跟我之前所听说过的——亵渎我主的神罚,简直一模一样!


风暴啊,不要告诉我,这是我主愤怒的表现,更不要告诉我这是因为刚刚格尔曼那个疯子喊的是我主的名字!我可不是一个渎神的人,我宁可相信这只是因为今天天气不好。


可是!那个疯子!他居然笑眯眯地对着达尼兹,用感叹的语气说“果然风暴之主的真名比较好用”之类的话!他...

2021-10-02

【诡秘】【沙雕向】某位记者如是说

阅前提示:

写的是一位幸运的咸鱼女士的学生接到任务上源堡做了一些真神旧日级采访的东西,采访顺序是女神、风暴老鸽、罗塞尔。

(要是你们喜欢看我下次还可以写小蛇等人的采访记,可是这样的稀碎东西应该没什么人爱看吧)



我是知名作家佛尔思·沃尔——的学生,老师上次参加聚会接到了一个无法拒绝的委托,但是老师一直都是一个很懒的人,于是最后的最后她把这个任务非常“信任”地交给我了。

凭着我对老师的了解,她绝对是因为不想动笔才这么做的!


抱怨归抱怨,老师的话我还是得听的,所以我很乖巧地在老师说好的地方等接头的人。


哦,忘了说了,这个任务是采访,一会接头人会带我去见...

2021-08-28

【诡秘】【克中心】故地重游·一

阅前提示:

是一个可能会慢慢连载的长篇……主要剧情是小克为了找齐自己的残缺碎片,在故地再次游历重新体验自己的过去,具体设定可以看文末……


Fragments:

在兜兜转转走遍每一个曾经后,克莱恩才明白所谓的“锚”的本质。

正是因为这世界上有这么多牢记着他、思念着他、依赖着他的人,他才有能力保全自己,一个完整的自己。

这才是“锚”的定义。



“虽然很遗憾,但是我必须告知你……”端坐在长椅上的翠绿眼眸的少女双手交叠放在胸前,慢慢陈述着她诊断的结果。


“虽然并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我确定你的精神出现了一定的损伤。这意味着你的本体意识,除了你现在所拥有的这一份之外,还...

2021-08-19

【诡秘】愚者先生今天掉马甲了吗

「西大陆愚者分会」群整活24h
【9:00】第十棒


克莱恩嘴角抽搐了一下,细细观察周边的建筑,痛苦地认定自己又回到了那个让他无比恐惧的“诚实大厅”。


这是梦,这是梦……克莱恩在自己脑子里念念叨叨着,试图催眠自己。

该死,为什么我不是观众,这样我也不至于慌成这样。克莱恩擦擦额顶的汗,观察身边站着的奥黛丽和伦纳德的反应。


这时,他的耳边响起了“这是梦,这是梦……”的回音。


克莱恩可以肯定,现在在一边观察他的奥黛丽绝对发现了他的瞳孔在地震的这个事实。

我是不会受到“梦魇”能力的影响的……可是这个一模一样的“诚实大厅”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就像是受到“盲目痴愚”权柄的影响...

2021-08-06

【诡秘】群整活太频繁了怎么办?

阅前提示:

❃渎神者成分百分之百,赞美我煮,赞美愚者——

❃群里这些被调戏的是骰子,每日以玩弄骰子为乐趣(不是)

❃其他的东西群友懂得都懂啦……


(梗源某天的奇怪经历)


整活这这事情,在某些人看来是非常重要,并且非常必要的。

他们以令人感动的敬业精神,日复一日地迫害着那些是自己的推或不是自己的推的角色们,给他们安排某些悲剧的故事,或者是奇怪的经历,一直到某天,子群里天天被调戏的骰子们,活了——


那天的的确确是一个平静的下午,除了某些沿海地区因为有卷毛狒狒大呼“列奥德罗”引来了某个名为“烟花”的热带气旋,降下了可以称为神罚的大暴雨之外,好像没有什么不同。

这么看来也不...

2021-07-28

【诡秘】幸运海盗日记·一

阅前提示:

❃设定这个海盗是个序列六水手途径非凡者,跟达尼兹弗兰克等人都有一定的交好。

主要是吐槽格尔曼,但愿海盗没事(喂)

❃沙雕短篇,持续更新——


文|阿浅



有人说,我是一个幸运的海盗。

我承认这话说得不假,毕竟身为一个见过许多次格尔曼·斯帕罗,还能完整地坐在酒吧的角落里写日记的海盗,我的运气确实很好。


可是有哪个真正幸运的家伙会见到好几次格尔曼!

哦,平复一下心情,身为一个有文化修养有内涵的海盗,我是一个讲究礼仪的人。有必要一提的是,无论是我还是其他没啥教养的海盗们,对于格尔曼这个疯子的称呼都是恭恭敬敬的。

这是因为——...


2021-07-24

© 讲故事阿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