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故事阿浅

在那片温柔里无限沉沦

【忧国】(福莫)三月为期·一

阅前提示:

☆设定是在跳桥被救之后威廉醒过来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除了夏洛克的名字之外什么都说不了。

☆是cp向的,若有不适请善用退出键。

☆威廉能说的话的复杂程度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增加,可能差不多这篇写完了才能恢复正常水平。

☆这篇是中短篇,不会很长,算是脑洞意识流吧。


文|阿浅


“……”夏洛克蹲在天台上,背对着通往下方的楼梯间的门,独自沉默地盯着不远处升起的太阳。粗糙不平的水泥地面上,已经零零星星的扔满了抽完丢弃的烟蒂。


夏洛克猛吸一口嘴中衔着的烟,似乎在他思绪混沌的情况下,尼古丁给他的镇静作用比任何药物都有效果。他脑内现在只剩下了烦躁。


这已经是威廉醒过来的第三天了。

他仍然没有开口说话。


楼梯通向天台的门被打开的时候,由于年久失修,合页的铁锈和不灵活的转轴协作着发出“嘎吱”的噪音。夏洛克猛地站起来,把烟蒂往水泥面上随手一扔,转头面向身后的门。


果然是他。夏洛克松一口气,用手把头发向后梳,表现出一副自己只是来天台闲逛的样子,试图不表现出自己几分钟前的忧虑。可当他看清来人无神的眼睛时,他还是破功了。


夏洛克不想让威廉知道他在因为他不说话而烦恼。但是他看见威廉无论走到哪里都露出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的时候,他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


以威廉的聪明和观察细节的能力,这些应该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但是以他现在的精神状态,他能不能有所反应又是另外一个问题。


夏洛克紧盯着威廉的手,看见威廉拽了拽他自己身上穿着的袍子。威廉的目光里流露出谴责,他轻轻咳嗽几声后转身离开了。


无精打采的人就连咳嗽都没有力气,这是夏洛克今天新得到的一个结论。


夏洛克用脚踩灭刚刚被自己扔掉还未燃尽的烟蒂,随即也下楼准备今天的工作。

书桌上整整齐齐地叠着一套西装,这件事情只可能是威廉做的。夏洛克摇摇头,想起自己之前连领带都不会打,现在却要穿着一整套的西装出门工作。


反倒是之前习惯于穿着西装出门上课的教授,现在天天扯着自己睡袍的带子,无论坐在哪个角落里,要是你有幸能够看到,他都正做出一副静默思考的样子。


“你今天还是不能说话吗?”临走的时候,夏洛克在思想上颇踌躇了一会,还是将脚步停留在两人的房门口,知道里面不会有回复却执意要再问一次。


他凝视着里面的那个低垂着头靠在床头柜上服药的男人,而那人抬头看了他一眼,用自己的眼神告诉夏洛克他的意思,然后低下头,狠命的摇了摇,他们极有代表性的一络挂下的金发也微微摆动。


夏洛克只能叹息。


下班回来之后又找不到他了,夏洛克皱着眉头,顺着楼梯走上天台。他当然知道他在那里,因为第一次醒来他就在那里。


“夏里。”沙哑的声音,似乎是被死神夺走后又被部分归还的声音,很像又完全不像平日温文尔雅上课的教授的声音,在夏洛克听来比音乐会上的优雅艺术还要美好。


“廉?你能说话了吗?”夏洛克难以置信地放慢了脚步,似乎他一旦再靠近威廉一点,刚刚美好的幻想就会被打碎。

事实上,端坐在椅子上的这个憔悴的金发男人还是摇了摇头。


夏洛克仔细观察了他的眼睛,他干净的红色眼睛似乎有恢复往日神采奕奕的迹象。


“那你在这再休息会儿?”夏洛克后退一步打算绕圈离开,却被威廉扯住风衣的一角。“廉?”


还是摇头。

看起来是要他坐下,夏洛克无奈地想。


让夏洛克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刚坐定,身边那个在太阳的光照下看上去毛绒绒的脑袋就挨到了他的肩上。


“廉?”纵然是之前有过抱着他跳下伦敦塔桥的经历,夏洛克还是感到猝不及防。可是这颗脑袋似乎就打算停留在这里不挪窝了,毕竟夏洛克发现了一个事实——前一秒还清醒着的威廉已经睡着了。


这样……能这样等着他醒过来似乎也挺好。


只是,但愿他早一点,能再开口说话。


————☆分割线☆————


写这篇的初衷是:希望能写出夏洛克和威廉之间不需要语言交流就能明白对方想法的联系。

也希望我可以写出来这种感觉。


评论
热度 ( 107 )
  1. 共1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讲故事阿浅 | Powered by LOFTER